东北人南下

发布时间:2020-05-09   来源:开个学生公寓的利润_开工作室最赚钱投资小_开家什么小店适合家庭主妇做   

一位美团外卖的骑手说,春节留在北京值班能多赚4000~5000块钱,也就不想回家过年了。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郭佳莹    编辑丨马吉英    头图摄影丨郭佳莹

 

自18岁离开家乡,再见故乡时,就只有它的冬天。

我的家乡位于松花江畔。冬季,寒风从西伯利亚呼啸而来,整个城市白雪皑皑、ξ江面冰封,因此享有“冰城”的盛誉。每年从四面八方纷沓而至的游客,反倒让家乡不显萧瑟。

童年时,我家位于江南,而后搬到江北新区。刚搬来时,新区只有省政府大楼和寥寥几座小区,而现在已经初具规模,房价也从十年前∕的4000元涨到了⿵12000元左右。我父亲经常庆幸,“幸亏买得早,否则现在可买不起。”

哈尔滨的城市规模还在生长,就连周边区域的房价也上涨到8000元左右,而当地的收入水平却并不见增长多少。另一个景象是,我的同龄人,◑↔↕▪大多选择在关内工作,并非每年春节都能小聚。

老家机会太少

杨柳读书时成绩很好,高中就读于实验班,2012年赴澳洲读书,回国后选择了在北京工作。在他粗浅的记忆里,高中同学至少有一半人在北京工作。“有能力留在北上广深的年轻人,只要家里不强烈反对,基本都不会回东北。”他说。

不知从何时起,舆论对东北的批评毫不留情。一说到东⌒北,很多§人都摇摇头,多是关于&бldquo;下岗、经济落后、做事情♀要托关系&rdq╭╮uo;等。投资界也有&ldqu☺☻o;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说法,知名企业家毛振华更是当众吐槽自己企业在亚布力投资后“被管委会欺负”。

东北是ι老重工业基地,曾云集了从航空到发电设备、舰船动力装置的大企业,一度哈药集团也是全国知名企业。在我父辈那┛代人的眼中,子女能够进国企端上铁饭碗是他们最大的期待,Ф那意味着稳定的и工作、良好的福利和优越的社会地位。但这些年,年轻人的想法却逐渐改变了。

趁同学聚会,我问了身边很多不在老家工作的同学,他们不约而同地说出了几个相同的答案。比如“从薪资待遇来说,发达地区的回报会☼更高”,“东北的工作机会太少,除非想一直在一个公司待着,想跳槽的话,可选择机会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除了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基本没有我们专业对口的岗位”。

不可回避的是,目前东北地区的经济结构是过度依赖资源型企业和大国企。根据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整个东北三省的500强企业加起来一共只有9家,其民营经济的活力远远不够。与之相比较的是,浙江93家、江苏86家·、广东60家、山东73家。

虽然关于全面振兴东北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文件和意见相继出台,但对于年轻人乃至他们的父母来说,他们★等不到经济环境全面改善的那天,就已经陆陆续续离开。

其实和很多人印象中“安土重迁”的观念不同,“东北人”这个群体本身就是由移民而成。

在清代,关外是被明令禁止不准关内汉族迁徙进入。直到清末,迫于连年灾荒和兵乱,越来越多山东、河北等地的老百姓才用各种方式“偷渡”进东北。“偷渡”出关在当时是被κ禁止的,所以才有“闯关东”的说法。

其实大多东北人往上追溯三四代基本都是关内的。幸存下来的祖辈开荒拓土,才逐渐有了“东北人”这个群体的说法和认同感。Ⅸ

在过去,东北有许多资源型城市,依靠资源曾有过辉煌的时代。比如以石油起家的大庆,因为有油田,福利较好,很多年轻๑人愿意回去在油田谋一份安稳的工作,但资源枯竭型城市就没那么幸运了。

走在东北的商场里,擂台上的二人转表♦演吸引了观众目光。摄影:郭佳莹

祖先迫于生计“闯关东”,后辈们则为更好的发展选择了“入关”。一位在哈尔滨某大学执教的朋友告诉我,哈尔滨的年轻人赴关内工作的比例越来越高,有的在外面做直播当网红。尤其是◇移动直播平台大量涌现后,擅长“插科打诨”的东北人突然发现了占据一席之地的机会。“网红和喊麦&r┖dquo;也成为东北的另一个热门话题。

“黑龙江省三亚市”

杨柳2019年春节并没有回东北,而是和父母在三亚的家中过节。三亚对于东北人来说是个△独特的存在◈,网传*有句话,“每个东北人都应该在海南标配一套房,在海南买房首选三亚。”2013年寒假,我去三亚旅游。从酒店出来,左手边就是一个“东北菜餐馆&rd¤quo;,再走两步就是一灬个“杀猪菜特色”餐馆。甚至三亚还有了一个新身份——“黑龙江省三亚市”。

2019年春节我和杨柳通了个拜年电话,闲聊起杨叔叔在三亚的购房经历,这被他称为℡“我爸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rdqu±o;。

十多年前,杨叔叔◀去三亚旅行,三亚的温暖气候让患有高血压的杨叔叔感到非常舒适。20л07年,杨叔叔又去了一次三亚,简单考↹察后就果断贷款买了一套80平米左右的房子,不靠海边,用现在▽的Щ眼光来看,房子的各∩项指标也较为普通。但杨叔叔希望退休后能在三亚养老。

那时的杨叔叔没有研究过房地产情况,也没指望房子能升值,甚至这个行为都没有和杨柳妈妈商量过。“回来被我妈骂了个狗血淋头。&⿺rdquo;杨柳笑着说。

近两年,杨柳全家经常在海南过春节,房价也从当初的600〢0元/平米涨到每平米3万多。

但也有人错失良机。2009年,爸妈的朋友李大娘预付了一套三亚房子的定金,那时的三亚|︴()〔〕房地产业还不太正规,交了几年定金还没交房,出于保险起☑见,李大娘和朋友纷纷退了。“现在回想如果当时咬牙买了,现在也赚钱了。”2014年,李大娘再度在三亚买了房。

其实杨柳父母、李大娘代表了大多东北的中老年人,他们夏天居住在东北,冬天飞去三亚,近年来这种&l〦dquo;候鸟式养老”的新闻层出不穷。

他们在三亚购房的初衷大多不Е是奔炒房去的,东北终┕◄究是太寒冷,我父母小时候曾遭遇过零下四十几度的超低温,寒冷让很多老人患上各种慢性病。

到了退休年纪,他们都想到温暖的地方养老,海南就成了某种程度上的注定选择。

今天回头看来,东北或将渐渐成为历史进程中的一个大型中转站,大家短暂停留几百年后又开始分散南下。

我的父亲在东北生活近50年了,对于家乡日ⓞ新月异的变Ω化,他倍有自豪感,但令他失落的是,“年轻人都走了,家里就剩我们这群老人了” 。

父亲早年积蓄不多,也没有精准的投资目光,并没有在三亚购房,但他也同千千万万即将老去的中年人一样,希望能为自己找到一个没那么寒冷的养老地。

前几年,爸妈在北戴河某新区低价入手了一套小房。河北的冬季没有三亚那么舒适,但让父亲最为满意的是,这套房子能让他们离在北京工作的我更近些,一家人逢年过节甚至周末就能团聚。

父亲说,“你φ离开家,那我和你妈就离你再近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