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我不是低调的人否则不可能鼓动十几万华为人

发布时间:2020-04-28   来源:开个学生公寓的利润_开工作室最赚钱投资小_开家什么小店适合家庭主妇做   

【编者按】“法国是一个浪漫的国家,且认同我这个不拘于形式和虚礼的人。”近日(11月25日),任正非在巴黎首次接受当地媒体参访。据法国《直观中国》报道,“与会的记者被告知,这次突然召开的媒体见面会与近几个月来华为深陷质疑的氛围无关。与华为不断扩张的市场版图相对应的是,它在美国被当地政府指控为中○国经济企图干预本地市场的帮凶,而在欧洲则涉嫌不正当操作的起诉。”

作为全球第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是々中国企业里少有的产品质量达到并远超其西方竞争对手的公司,被称为中国科技行业的标杆。为了推动华为走向全球,任正非不▼得不打破自己近26年来不见媒体的常规,一再安排与国际媒体的交流。早在今年5月,他在新西兰惠灵顿首次小范围地接受媒体采访。

对于当初为何走上电信这一行?任正非表示,他进入到通讯行业完全是出于偶然,这个市场在他看来就是充满发展前景,且竞争压力较小。他打趣道,“要是我当年就知道干这行也这么复杂的话,我宁愿回家养养猪。”

对于为何只持有华为1.4%的股份,而不是更多,任正非指出,为什么要持有更多的股份?能不能解释一下?难道我要一辈子承担企业的经营责任吗?迟早一天我会得老年痴呆的。总有后面的人比我们优秀,就让他们去管◐好了。后面人也会更辛苦,他们钱比我还少。

对于华为未能打入美国市场,以及华为和中国政府Φ的关系?任正非说,我们本身是个民营企业,不具有什么高度的政治地位Ω。ω如果中美两国的关『系,华为夹在中间产生影响的话,很难办,Ю影响ↀ两国的交往不值得。所以我们决定退出美国市场,不再夹在中间。我们现在从美国市场退出来以后发展也挺好的。但是我们手机在美国是有很好的销售的。美国不能说手机也有安全问题吧?因为软件是美国的,不是我们的,我们没有操作系统。所以我们做些合理的事情,放在合理的位置上,不去影响整个世界。

任正非

以下是访谈实录,节选自虎嗅网。从中可以看出,国际媒体对任正非的身世背景、创业缘由、股权与治理充满好奇:

回声报/Solveig Godeluck:您γ是个低调的人,我们希望了解您是什么样的人,您的童年是怎样的,您来自哪里?

任:我也不清楚怎么解释自己是什么样的一个人ψ,因为不知道应从哪个角度来看。我认为自己从来都很乐观,无论Ↄ身处什么样的环境,我都很快乐,因为我不能选择自己的处境。包括小时候很贫穷,我也认为自己很快乐,因为当时我也不知道别人ξ的富裕是什么样的。直到40多岁以后,我才知道有那么好吃Ⅰ的法国菜。

我小时候生长在贵州的一个少数民族边缘小镇(镇宁县),在小镇读了小学和中学,随父亲工作变动,到了很小一个城市(都匀市)读中学,然后考上大学。我父母都是中、小学教师,虽然他们没有给我们宽松的物质生活条Е件,但在我们的教育上付出非常大。我不知道这个回答您是否满意?

回声报/Solveig Godeluck:希望您接着向下说。

任:我考上大学后,学的是建筑,在重庆建筑工程学院。电子方面是自学的,是改行了的。

回声报/Solveig Godeluck:后来我们知道您从军了一段时间,有人说您那段时间做的是工程方面的工作,也有人说是密码í方面的工作,有人说是军官,也有α人说不是军官。

任:大学毕▪业后我是当兵了,当的是建筑兵。当然是军官,不是士兵,在中国“当兵”这个说法是指行业,而不是职位。我当兵的第一个工程就是你们法国公司的工程。那时法国德布尼斯.斯贝西姆公司向中国出۞售了一个化纤成套设备,在中国的东北辽阳市。我在那里从这个工程开始一直到建完生产,然后才离开。我跟法国很有缘分,第一个工程就是法国的。我是从事♤石油裂解开始的油头8个装置的自动⊙控制工作。当时有400或600多个法国专家在现场指导工作▒,他们教了我化工自动控制。

因为当时中国比较∮贫穷,国家的理想就是每一个老百姓都能穿上化纤的衣服∩。中国人那时认为化纤的衣服很挺,不打皱,很漂亮。那个化纤厂建好以后中国就改革开放了,改革开放后中国人认为棉布比化纤好。化纤有个缺点,不透气,一旦着火以后沾在身上烧很危险。这个厂没有实现给每个中国人提供化纤服装的梦想,后来转变为做包装袋材料,而不是做衣服了。(记者:丝绸更好。)丝绸很贵啊,那就更不可能了。那时候中国人总体生活水平还是很低的。所以为什么那个时期以化纤为中心,就是为了解决中国人的温饱问题。像现在法国奢侈品对中国的出口,在那时候连印象都没有,因为30年前中国的基本问题是温饱问ō题。

回声报/Solveig Godeluck:当时您已经想到┓╟要创业吗?因为创建一个像华为这样的企业,不是什么人都能想到的。

任:没有。因为中国改革开放后,邓小平要裁减军队,要裁减非战斗部队,比如铁⊙道兵和基建工程兵,我们就脱下军装了。

世界报/Philippe Escande:你创建华为时,政府是否鼓励你们创业?

任:我们脱下军装以后就要走向生活。其实那时我们很缺乏生活能力的,因为不熟悉市场经济。中国当时正面临着社会转型,我们这种人在社会上,既不懂技术,又不懂商业交易,生存很困难,很边缘化的。我转业≧在南海石油深圳开发服务公司工作,这个公司主要是盖房子。(记者:哪年)1982到1983年,这时已经是市场经济时代了。南海石油深圳►开发服务公司,它不属÷于石油系统,隶属深圳市政府。深圳想给南海石油多盖些房子,赚它的钱。我因为不适应市场经济和⌒管理方法,没有干好,人家也不要我了,我只好辞职找工作。

世界报/Philippe Escande:为什么走上电信这一行?

任:如果我去卖水果,你也会问我为什么去卖水果。但是如果我聪明的话,不走上电信,也许对我的人生意义会更大。如果我去养猪的话,这时可能是中国的养猪大王了。猪很听话,猪的进步很慢,电信的进步速度太快,我实在累得跑不动了。不努力往前跑就是破产,我们没有什么退路,只有坚持到现在。我根本跟不上电信发展的速度。那个时候就是错误地以为电信产业大,好干,就糊里糊涂地进入电信了。进去后才知道电信最难干,它的产品太标准了,对小公司是一种残酷。但是我们退不出☼来了,因为一开业一点钱都没有了。退出来我们什么钱都没有了,生活怎么过,小孩怎么养活。退出来,再去“养猪”的话,没钱买小猪,没钱买猪饲料。因此也不可能改行了,只好硬着头皮在电信行业前行。

回声报/David Barroux:您是指开始很不顺利?后面才好些?

任:应该是⿻无知,我以为电信市场那么大,我做一点点养活我就行了。进来才知道电信不是小公司能干的,标准太高了,进步太快了。要活下来只有硬着头皮干到底,不然就干不下来了。那时应该说和我们同样傻走上电信行业的公司有几千家、上万家,也许他们早认识到他们的傻,▄所以转θ到别的行业成功了。因为Ⅸ不认识他们,说不清他们的故事。

世界报/Philippe Escande:当时中国政府是否有鼓励计划,鼓励人们在电信领域投资?

任:我们那时是因为傻继续走下来了,越往前走公司越少,越走越孤单。当时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上千万“知识青年”从农村返回城市,无法就业,政府那时鼓励大家去卖大碗茶、卖馒头等做生活。这些人那时叫个体户,做得很成功的就叫万元Я户。万元户的概念就是一年能挣1000┈┉欧元,在那个时候可能±是大明星了,政府渴望解决知识青年回城就业问题。我也就是一个成功的个体户。

有些成功的个体户就开始雇工,成为雇主ㄨ,那时有法律规定雇工不得超过8个。中国的市场化,۩私有化就是从这样的〓情况磕磕碰碰开端的。不可想象今天可以十几万的雇工。

中国那时还没有想到在高科技产业产生突破,高科【技在那个时候的中国还认为是高不可攀的事。中国那时想解决的是文革的后遗症,使国家尽快稳定下来。在那个变化的时代,我们这个年龄段是很容易被时代抛弃的。转型的时代,中国从封闭的落后时代,转化到现代化电脑化的时代,我们这个年纪是最没有价值的。电脑不懂︶︷︸,英文不好。那时最代表中国潮流的是大面积的出国留学,吸收外国的经验,这对中国后来的经济发展起到很大推动作用。我们那个时代没有条件出国留学,只能看看书,从书中了解外国的经验是Ⅱ什么。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上一页 1 ≈ 2 μ下一页 剩余全文